news center
新闻中心

黄金比不上黄精

更新时间:2018-05-31

还是那个铜锅,核桃仁要挑饱满色正的,莲子去心儿,用大红枣,以及龙眼肉和黄精,等份的五味药一起搁锅里,水加到没过药料为止,大概是药的五倍量。先大火煮,后小火煮,取汁儿。也是煮三回,最后还要把药渣里的汁儿榨出来,都混一起,好多层纱布过滤,然后熬膏。

等到武火把水分除去三分之二的时候,益智仁要放碗里加水上锅蒸了,连同蜂蜜、冰糖,和到快没水汽冒出的膏滋中,慢慢熬。越到最后越要小心,看到白烟儿基本没了。熬老了水化不开,没法服用;熬嫩了则有水分残存,放几天就发霉。所有的膏滋都要熬到最后“滴水成珠”不老不嫩才行。

要说起这黄精,既不是食物,又不是特别昂贵,可能并非人人皆知,但它在中药里一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。过去,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它的故事。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桃花开了,满天满地大火燃着般的红颜色,姑娘也是红嫁衣,抬着轿子山路上颠簸,要去别人家做个好妻子呀。【诗经】里是这样讲,从古至今天下四方所有女孩子都有个这么美好的嫣缘梦。可惜呢,过去说“媳妇熬成婆”,到如今,哪怕是没了那套森严的三从四德拘束,婆媳间仍然有不尽的问题,所幸,【孔雀东南飞】里边刘兰芝、焦仲卿那样的悲剧现在已经基本不见。可是,黄精的发现者,南北朝时期梁朝一个叫翠凤的妇人,没有生在当代,不幸又遇到着个恶婆婆。

翠凤嫁到夫家,上天垂怜,新婚夜里见了丈夫,今夕何夕此良人,两个都瞬间确定对方正是可堪托付此一生的人,这种缘分,翠凤居然赶上,心里感激命运垂怜。所以,遇了坏婆婆和一堆心机重的狠妯娌,她都温和有礼地忍下来,不像在自己家做女孩儿时候任性。白璧微瑕,天大的好运气配这么点不好,没什么。只要每天见了丈夫,两个人彼此善待就好。

时日慢慢久远,夫妻情分更加深重,一见钟情又融入细密的日常相爱。但翠凤受婆婆的欺凌从一般指责,到不断的家务压迫,再到后来遭毒打。事情越演越烈,女人可以为爱人忍耐到这样的地步,居然从来不将这些事情说给丈夫听。自己单薄的身子哪里受得住,一日比一日虚弱,侍奉婆婆半点岔子不能出,迎合妯娌一句恶语不能有,费尽心力瞒着丈夫维持一家子和乐融融的大气象,精力耗损,时常生病。那天晚上给婆婆端洗脚水,刚把婆婆脚埋到水盆里,用尽力气也没忍住,微微咳了一声,睡眼昏昏的老妇竟然立刻清醒,踢翻一盆水。

“把脏东西全咳进水里,是想害我也得病?”又用脚踢翠凤,赤脚站起来想用手打,结果因地上有水而滑倒,头撞了椅子脚,顷刻哭天抢地惊动一府上下。翠凤去扶,老太太不依,喊着:“毒妇啊,不能留了,不能留了。打死送回娘家,不能留了,不能留了,快,快来人把这要害我的毒妇打死......”

翠凤眼见着四面厢房灯火亮,人的慌乱脚步渐渐逼近,知道百口莫辩,本来也不是没主见的笨女人,全因丈夫才甘心在这里受凌辱,送性命不值,看婆婆还在闹,身上也没受什么大伤,起身向后门跑。最后,跑到悬崖边了。电视剧里这种桥段太多,大家常说怎么会这么巧,你想,古代啊,人还没这么多,路也没这么多,沿大路跑肯定是跑不过男家丁,只能找小路,但小路多半是人踩出来的,直到悬崖边自然断掉。到了悬崖边,追上来的家丁远远已经见火把。翠凤累了,筋疲力尽,眼一闭,死就死吧,跳下去了。

命大,醒来时只见天光泛黄,躺在一片特别丰茂的草丛中,嘈嘈杂杂几只猴子在身边跳窜。翠凤使力要站,发现脚踝磕了,身上痛,口干舌燥。愈挣扎愈耗力,心里突然有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快乐,再没有婆婆、妯娌、家务,以及拼死爱着却无法给予自己最大保护的丈夫,都没有了。安静躺下,猴子们似乎在刨一种草,刨出根塞进嘴里边,蹦蹦跳跳好自由好开心,四周散了些这种东西,翠凤也捡着吃,甜的,很好吃,吃着吃着不觉得渴了。

第二天醒来,身上居然轻松好多,咳嗽也停了,只是胃里空。还有两只小猴子在刨草,仔细看那草,细细长长的藤条,叶子和柳叶儿很像,结着亮晶晶的小绿果。她开始自己刨这草充饥,就这么过了两三天,脚伤已经不严重,可以起身走动。不仅没觉得饿和渴,反而好像恢复小姑娘时的神清气爽,身体前所未有的利落轻快,心里积攒的苦楚烟消云散,一股元气满满的灌藏在血脉中。

翠凤舍不得走,有两只猴子她给起了名字,天气晴朗,太阳暖暖洒在草叶上,她和猴子一起,刨了很多这种植物的根,兜绑在衣服里。该找回家的路了,悬崖不高,绕一圈沿山路就上去了。回到家,家丁踉踉跄跄跑进屋喊:“少奶奶回来了,少奶奶回来了。”

翠凤做好理直气壮面对婆婆的准备,不再打算委曲求全。只见婆婆被一群媳妇、下人等搀着出来,满眼泪,握住翠凤:“你可回来了,你活着,他才能活呀。”

翠凤做好理直气壮面对婆婆的准备,不再打算委曲求全。只见婆婆被一群媳妇、下人等搀着出来,满眼泪,握住翠凤:“你可回来了,你活着,他才能活呀。”

翠凤知道丈夫出事了,赶到床前,夫妻两个哭成一团。原来丈夫以为她死在悬崖下,急火攻心,忧伤过度而不思饮食,四天了,粒米未进,滴水不沾。大夫见脉象越来越虚软,却只能干摇头,患者自己求死,谁也速手无策。翠凤看着丈夫,只有四天却似乎老去十岁的疲倦样子,心如刀割,想到救了自己性命的草根,剥了皮往丈夫嘴里喂,他却连牙咬的力气都没有。翠凤让下人立刻去把这草根蒸软捣成泥,一点一点让丈夫慢慢吞咽下去。患者吃完睡着,翠凤看他脸上缓缓恢复血气,大夫号过脉,说:“怪,你给他吃的什么,脉象比之前实很多了。”

丈夫吃了两天草根,加之饮食恢复正常,终于从生死线上回来。翠凤把和婆婆妯娌的多年纠葛讲给丈夫听,丈夫悔极了自己因公事繁忙没有早知道,带着翠凤找婆婆理论。此时的婆婆,唯感激翠凤救儿子一命,也知这女人不论自己喜欢不喜欢,打杀不得也赶走不得,不想再多为难她。从此恩怨自然继续,吵吵闹闹的家常日子,只是再没有大风波降临这一家。

消息不胫而走,神奇草根救了两人性命的事情渐渐成为街谈巷议。一天,一个眉目清朗仙风道骨的中年人来到翠凤家,翠凤带他去山上看那猴子吃的草。这中年人,是有“山中宰相”之誉的大人物——陶弘景,虽隐居山间修道炼丹,朝廷之中却常有皇上的手书前来向他求教,博古通今的高人,通医术。陶弘景经临床验证,收此草根入【名医别录】,并起名“黄精”,因它养阴不肾效果特别好,为地之精华,土地色黄,故名“黄精”。

【名医别录】记载,黄精“味甘,平,无毒。主补中益气,除风湿,安五脏。久服轻身、延年、不饥......生山谷,二月采根,阴干。”诸虚百损皆能治,即身体的内外器官虚弱或者损耗了都可以服用,所以翠凤和她丈夫饥饿疲弱之时吃它起死回生。但故事归故事,自己绝对不能没有限度地生食或者熟吃黄精,毕竟是药,人的体质各有不同,对它的接受力自然不同,一定得按大夫开的方子用。

黄精归脾、肺、肾经,药力可以被运输到五脏六腑,如果你平时吃饭不好脾胃虚,而且容易乏力体倦,或者常常干咳,感觉燥渴,并且最重要的,医生说你体质能够吃黄精。那么黄精粥是很好的一种药膳,把黄精切丁和粳米熬粥,特别容易,味道也与一般的粥差别不大,药味不重,隐隐会有甜香气儿。但比例一定要掌握好,60克的米,15克的黄精,41的比例,可食用的量也要遵医嘱。

黄精,听起来像“黄金”,古人给事物命名,往往有很多很美好的相关性,也许就是觉得药材中黄精可比“黄金”,诸虚百损,服它都有补益。黄精炮制向来有“九蒸九晒”的工序,鹤年堂用大铜罐子装黄精,加黄酒炖,蒸到糖心透为止,不惜成本。干燥切厚片,上药斗子入药,很漂亮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下一条:赵州雪梨物语
相关标签:

地址: 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6号1-2

电话: 400-8675-899 400-8675-899

邮箱:

Copyright 版权所有:北京鹤年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 ©北京鹤年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  beijingheniantang.com

京ICP备17065700号